植牙的interproximal contact loss機率如何以及會影響植牙周圍組織?—French(2019)

JPD 2019 Vol.122 P.108-114

JPD 2019 Vol.122-1

這篇回顧性的文章,是在同一間私人牙科機構,去統計其18年間,做的4325支植體,統計有沒有interproximal contact loss的情形。同時也看有沒有bone loss或是mucositis的狀況。

令人驚訝的,整體來說有17%的植體有這樣的現象。下顎的機會大於上顎,追蹤到第八年甚至有29%的機會。但是跟bone loss及mucositis沒有很大相關。我想我看到的狀況並沒有這麼糟,但是要提醒後牙區一旦出現而沒有處理,可能會造成鄰牙的蛀牙。

JPD 2019 Vol.122-2JPD 2019 Vol.122-3JPD 2019 Vol.122-4

電腦模擬植牙時沖水的效率如何—Hu(2019)

JPD 2019 Vol.122 e.1-9

JPD 2019 Vol.122-1

先說,這篇文章是用電腦模擬,使用2.2mm pilot drill鑽10mm,然後使用不同的沖水速度20,40,60,80 ml/min和不同的轉速 600,800,1000,1200 rpm,看到底有沒有關鍵的變因。

結果:只要沖水速度在60ml/min以上,鑽頭可以得到適當的沖洗降溫效果。如果小於這個給水速度,可能鑽頭會得不到適當的沖洗。

JPD 2019 Vol.122-2JPD 2019 Vol.122-3JPD 2019 Vol.122-4

Zirconia abutment在前牙區的使用上的回顧—Naveau(2019)

JPD 2019 Vol.121 P.775-781

JPD 2019 Vol.121-1

這篇是回顧性的文章,主題是Zirconia abutment在前牙區的使用。簡單歸納幾個重點:1. 前牙區abutment若是跟咬合長軸差異20度以上,還是建議用titanium abutment。2. 牙肉厚度小於2mm者,用zirconia可以避免金屬色(台灣有患者前牙頰側天生超過2mm厚度?很很很少…)。3. Ti-base使用的文章還是少,因為比較慢出來,期待更多Ti-base的統計。

JPD 2019 Vol.121-2JPD 2019 Vol.121-3

使用dental surveyor去確認implant OVD是否有安裝好—Loney(2019)

JPD 2019 Vol.121 P.381-383

JPD 2019 Vol.121-1

在植牙協助式的覆蓋式假牙中,如果是使用locator,很難可以達到完全平行的attachment,這就代表說path of insertion一定不能有任何的倒凹。但我們去packing後,有時候會有一些軟組織的倒凹,那要如何去除?

這個臨床的方式是用surveyor,然後在housing插上replica的情況下,找出好的戴入途徑,然後磨掉干擾處。我個人的經驗是:這類的患者年紀大,干擾處要盡量磨多一些,或是使用non-engaging的plastic insert。

JPD 2019 Vol.121-2JPD 2019 Vol.121-3JPD 2019 Vol.121-4

Cortical bone repositioning technique—Yamauchi(2018)

IJPRD 2018 Vol.38 P.691-697IJPRD 2018 Vol.38-1

這篇日本的case report,是去描述在無牙脊不夠寬度之下,將cortical bone用screw向外固定,然後等待四個月後寬度足夠再植牙。通常看到這樣的寬度不夠,我幾乎就直接轉牙周或是口外醫師,之後應該自己嘗試看看,這種GBR外補骨的選擇。

IJPRD 2018 Vol.38-2IJPRD 2018 Vol.38-3IJPRD 2018 Vol.38-4IJPRD 2018 Vol.38-5

對於上顎前牙使用CBCT分析拔牙後剩餘骨質的分類法—Gluckman(2018)

jpd 2018 vol.120 p.50-56

jpd 2018 vol.120-1

在想要做上顎前牙及拔及種,你一定要了解兩件事,而這篇文章都有提到所以我分享出來:第一。上顎前牙拔牙完之後,buccal crestal的部分很少是有1mm以上厚度的,九成都是少於1mm的薄骨質。所以要很珍惜頰側骨質,千萬不要破了。

第二。植體的走向,你會發現除了type 1,其他都是從拔牙後的socket中段改方向植入。 這很很很重要,千萬不要打原來的洞。

jpd 2018 vol.120-2jpd 2018 vol.120-3jpd 2018 vol.120-4jpd 2018 vol.120-5jpd 2018 vol.120-6jpd 2018 vol.120-7

比較immediate跟delay loading single implant的系統性回顧—Pigozzo(2018)

jpd 2018 vol.120 p.25-34

jpd 2018 vol.120-1

最近我在臨床上,較常會遇到上顎前牙斷折,需要及拔及種及loading的案例,尤其在過農曆年前,連做了三台,所以我也開始在回顧一些文章,還有之前的案例。這篇系統性回顧的文章標題,的確很快抓住目光,可惜就同之前所說,這樣要很有規模的回顧,真的可以納入的文獻都沒幾篇。果然只有五篇。在這五篇的文獻中,immediate跟early loading沒有差異,我有限的臨床經驗,也是沒有差,問題在患者怎麼的使用跟保養。

jpd 2018 vol.120-2jpd 2018 vol.120-3

 

使用患者原有牙齒做臨時及正式單顆植牙固定式假牙—Nizam(2018)

ijprd 2018 vol.38 p.887-893

ijprd 2018 vol.38-1

最近的文章我想會越來越偏臨床的運用,所以選的資料會選擇圖偏多的文章。這篇文章其實就是使用原來因牙周病而搖搖欲墜的牙齒,使用原有的牙冠,在立即乘載的臨時假牙階段還有正式假牙使用。注意圖上幾個重點:一。這類牙周病然後及拔及種及乘載的臨時假牙,頰側牙肉幾乎都會掉,我吃過不少虧了,所以你可以:二階補肉或是等等等…到穩定再換正式假牙。二。牙冠牙根比真的很深,之後可能要splinting其他植牙(看起來左上門牙也快要…)之前文獻提過從植牙邊緣到牙冠切端,最好小於14mm,不然比較容易有問題。

這樣的方式其實好用,只是修牙齒的時候要噴水不然味道真的不佳。

ijprd 2018 vol.38-2ijprd 2018 vol.38-3ijprd 2018 vol.38-4ijprd 2018 vol.38-5ijprd 2018 vol.38-6

在強烈嘔吐反射的患者使用短植體作固持案例—Stimmelmayr(2018)

ijprd 2018 vol.38 e.105-111

ijprd 2018 vol.38-1

我們在做上顎植體全口重建,無論是要做固定或是要做活動(locator or bar),患者的臨時假牙是一大挑戰。除了All-on-4直接乘載外,都是傳統全口覆蓋式的活動假牙,而且或多或少都會壓到植牙區。這個case report有強調患者是有強烈嘔吐反射,連傳統的活動假牙都沒辦法戴。在這樣極端的條件之下,在上顎的palate midline接近犬齒的位置,植入一隻粗短植體然後放locator,我想可能是最後一招了。看圖就很清楚作者的意思,非常聰明的臨床做法。

ijprd 2018 vol.38-2ijprd 2018 vol.38-3ijprd 2018 vol.38-4ijprd 2018 vol.38-5ijprd 2018 vol.38-6

29年的全口無牙使用植牙固定式假牙的Practice-Based Evidence—Dhima(2014)

Journal of Prosthodontics 2014 Vol.23 P.173-181

JOP 2014 Vol.23-1.jpg

這篇文章是去回溯在美國Mayo clinic, 1983-1991年間使用植牙固定式假牙,其植體和假牙統計起來的的存活狀況。依當時的植牙材料技術來說,追蹤至多到29年,結論簡單說有三點:1. 整體來說,平均20年的假牙存活率為86%。2. 假牙出現的問題,遠比植體的問題多。3.  最常見的假牙問題是gold screw, 而植體的問題是hyperplasia。

JOP 2014 Vol.23-2JOP 2014 Vol.23-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