治療TMD對於耳朵的影響之系統性回顧—Stechman-Neto(2016)

Journal of Oral Rehabilitation 2016 Vol.43 P.468-479

J O R 2016 Vol.43-1

 

TMJ的位置就在耳朵的旁邊, 那我們在治療TMD的問題時, 對於隔壁耳朵有沒有什麼影響?這篇文章是去回顧文章相關於回顧文章相關於同時有TMD和耳朵相關問題的患者, 在接受TMD治療後期耳朵症狀有沒有隨之改善?

結果在搜尋到的731篇文章中, 經過重重篩選後只剩下8篇. 因為太多變因了, 就導致不知道是因為TMD造成耳朵問題還是耳朵問題造成TMD? 所以目前的evidence等級不足, 沒辦法確認兩者的相關聯性

J O R 2016 Vol.43-2

有oral mucosal disease的患者對於dental implant的反應之系統性回顧—Reichart(2016)

Journal of Oral Rehabilitation 2016 Vol.43 P.388-399

J O R 2016 Vol.43-1

 

這篇文章是去回顧有系統性疾病然後也有植牙重建的: oral lichen planus(OLP), Sjogren’s syndrome(SjS), epidermolysis bullosa(EB), systemic sclerosis(SSc)過去從1980-2015年的文獻.

回顧的結果, 發現植體的存活率都有九成以上, 所以在執行這些患者的植牙重建時, 目前並沒有絕對的contraindication說不能去做.

Monolithic and bilayered zirconia crowns在有無cervical zirconia collar的load at fracture—Oilo(2016)

JPD 2016 Vol.115 P.630-636

JPD 2016 Vol.115-1

 

全瓷冠, 舉例來說3M Lava, 是在內層有一個zirconia coping, 外面燒瓷, 那這樣會出現的問題多是瓷裂的狀況. 那如果整顆都是zirconia, 像是Cercon, 可能比較有美觀的問題.

這篇研究是去比較Monolithic zirconia crown, bilayered zirconia crown with or without collar. 看看這三種不同的zirconia crown的strength.

很明顯的是一體成型的monolithic zirconia還是強很多, 但是增加一圈collar還是可以增強上面veneer ceramic的強度.

JPD 2016 Vol.115-2

JPD 2016 Vol.115-3

評估CAD/CAM interim crowns—Khng(2016)

JPD 2016 Vol.115 P.617-623

JPD 2016 Vol.115-1

 

CAD/CAM interim crowns是未來的趨勢, 但是真的有比較好嗎?這篇使用dental form去做口外的研究. 比較的是Paradigm MZ100-E4D, Telio CAD-CEREC, Caulk, Jet. 所以有CAD/CAM, 也有resin, PMMA.

結果來說雖然CAD/CAM的interim crown margin不錯, 但是不是每項都是最好. 在費用的考量之下, 傳統的方式做起來也不差.

JPD 2016 Vol.115-2

JPD 2016 Vol.115-3

使用complete arch screw retained plate去復形嚴重吸收的下顎骨—Fabris(2016)

JPD 2016 Vol.115 P.537-540

JPD 2016 Vol.115-1

 

在下顎骨極度萎縮的情況之下, 要怎麼去植牙?甚至做all-on-4?這篇case report提供我們一個不錯的想法.就是在外側用titanium plate去強化下顎骨, 然後再用植牙做固定式假牙. 那如果只種兩顆做overdenture 可不可行?應該也可但是可能會壓到mental nerve.

JPD 2016 Vol.115-2

JPD 2016 Vol.115-3

JPD 2016 Vol.115-4

使用gingiva-shade composite resin來美化CD—Park(2016)

JPD 2016 Vol.115 P.547-550

JPD 2016 Vol.115-1

 

我們除了追求功能之外, 近代的牙醫學追求回復原本的美觀. 這篇文章是去描述使用gingiva-shade composite resin去美化CD的大致流程.

  1. 使用特殊顏色的蠟, 在try in wax denture時候就去比較出未來要漸層的位置.
  2. 熱煮聚CD的本體.
  3. 將外層的樹脂去除掉1-2mm, 連cervical and interdental papilla都要去除.
  4. 放上所需的primer, 這位技師放的是Palabond(Heraeus Kulzer)和Visio.link(Bredent)
  5. 接下來使用各種不同顏色的composite resin去堆築出來, 這裡用的是TWiNY樹脂加上GC的fiber.
  6. 最後還在牙齦溝放上透明樹脂去模擬口水(Plaquit, Dreve Dentamid)

JPD 2016 Vol.115-2

JPD 2016 Vol.115-3

JPD 2016 Vol.115-4

JPD 2016 Vol.115-5

JPD 2016 Vol.115-6

有obstructive sleep apnoea的患者戴oral appliance的效果統計—Nordin(2016)

Journal of Oral Rehabilitation 2016 Vol.43 P.435-442

J O R 2016 Vol.43-1

 

Obstructive sleep apnoea(OSA)是會造成患者睡眠中呼吸中止, 睡眠品質下降的麻煩疾病. 那使用oral appliance(OA)到底有沒有效果?這份問卷調查使用OA的患者對於這樣的裝置覺得有沒有效果.

發給問卷給1150位OSA, 有佩戴OA至少6個月的患者, 平均的問卷回收率為64%. 利用問卷的70個問題去回歸統計出佩戴OA的quality of life如何.

結果相當的正面, 有佩戴OA的患者大多認為其症狀有改善, 白天比較不會想睡, 整體滿意度超過8成. 所以相較于CPAP, 相對簡單許多的OA應該會是牙醫師的首選.

J O R 2016 Vol.43-2

J O R 2016 Vol.43-3

比較two implant retained overdenture使用locator或magnetic對於peri-implant tissue的影響—Elsyad(2016)

Journal of Oral Rehabilitation 2016 Vol.43 P.297-305

J O R 2016 Vol.43-1

 

這篇文章是一個設計不錯的RCT研究, 雖然我不知道為什麼要immediate loading? 在32位佩戴下顎CD的患者中, 隨機分配成兩組,  在做完flapless implant surgery後immediate loading locator或是magnetic attachment. 然後追蹤一年看植體的變化.

結果來說, locator組的vertical bone loss平均較另一組多0.3mm, 但是其plaque score表現較好. 所以我是覺得各有好壞, locator本身會造成的應力本來就比較大一些, 但長期的追蹤比較少有文獻指出locator不好.不然就不會出新一代的locator了…

J O R 2016 Vol.43-2

J O R 2016 Vol.43-3

在睡眠中有無口呼吸及口內溫度pH值的差異—Choi(2016)

Journal of Oral Rehabilitation 2016 Vol.43 P.356-363

J O R 2016 Vol.43-2

 

我一定會請我的患者, 至少睡前那次刷牙要先用牙線清理牙縫, 然後慢慢刷, 好好刷, 因為睡覺的時候口水會變少, 口內也比較容易呈現酸性的環境. 這樣的論點有沒有研究證實?至少這篇文章有做到部分相關的研究. 這篇是探討有無睡眠時口呼吸對於口腔環境的影響.

雖然實驗的組數很少, 總共也才10位受試者, 但是這類型的研究因為都要量身訂做實驗裝置所以很難做得夠多.

結果有口呼吸者的口內pH直從清醒的7.3, 睡覺時7.0, 睡覺加口呼吸6.6. 但溫度就沒有特殊差異. 所以睡前還是要好好刷, 你不知道你是否有口呼吸.

J O R 2016 Vol.43-1

J O R 2016 Vol.43-3

J O R 2016 Vol.43-4

影響noncarious cervical lesions的factors的5年因素—Sawlani(2016)

JPD 2016 Vol.115 P.571-577

JPD 2016 Vol.115-1

 

Noncarious cervical lesion (NCCL)到底是跟chemical, friction, abfraction哪一點有相關?這個5年的prospective clinical trial是去追蹤29位患者, 使用PVS impression後去scan, 測量其NCCL的體積變化和所有的可能因素, 然後去找出關聯性.

結果5年的NCCL progression rate是1.5立方公分(正負0.92), 在眾多的因素中去歸納, mean occlusal stress (P=0.011), relative occlusal force (P=0.032). 其他的因素看起來就沒有什麼相關性.

這篇文章的結論是去測量occlusal force可以先預測及診斷NCCL.

JPD 2016 Vol.115-2

JPD 2016 Vol.115-3.jpg

JPD 2016 Vol.115-4.jp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