關於唾液最新影響的文獻整理—Uchida(2022)

這篇文章我覺得很好的去統整關於唾液最新的研究,尤其是COVID-19對於現今有很大的影響時,最新的研究證實新冠肺炎的病毒的確會存在於唾液之中, 所以用唾液試劑跟用搓鼻子的效果應該是一樣的。不只是去偵測新冠肺炎,有很多的病也可以藉由唾液去偵測到。對於很久沒有讀到課本的我這篇文章很快的讓我複習關於唾液的知識。值得一讀。

回溯追蹤植牙鄰接面喪失的危險因素—Yen(2022)

我們之前有分享過很多關於植牙鄰接面喪失的文章,那這篇文章是台灣陽明大學團隊的研究,我覺得裡面有幾點值得在臨床上參考:

  1. 使用內六角植體比較不會有open contact的問題
  2. 發生率為15%比之前的文獻較低
  3. 近心面,男性,對側也有open contact的發生率較高

回溯追蹤植牙與自然牙鄰接面contact loss的機率—Bompolaki(2022)

關於這個植牙鄰接面的問題,我想之前的文章我也提及很多次,這篇文章其實結論也是一樣的,只是多了兩點值得在臨床上參考注意

  1. 前兩年還好,超過兩年後contact loss才會比較明顯(用牙線測試),一樣近心面會比較容易喪失contact
  2. 戴咬合板沒有幫助

20220210 在上顎有不良角度植牙全口重建的假牙選擇—Kher(2022)

這篇文章的精華在於統整,上顎全口植牙做固定式假牙,有五種方式,其優缺點的比較。一般來說主要會用第一種的黏著式以及第三種的multiunit abutment screw retained。這兩種方式可以解決大部分的狀況。

內文寫得滿好的,有空可以看看喔!

在上顎全口假牙內側加上rugae會增加患者的滿意度嗎?—Abu-Awwad(2021)

之前在學習製作上顎全口假牙時,有些醫師或是技師,會希望在上顎內側加上rugae(就是上顎有一區凹凸不平的區域)。這樣看起來比較像是真實口內的樣子,拍照比較漂亮,但是這樣有助於患者的使用嗎?我是從來沒有加過啦…因為自己做的時候懶得加蠟,另外是我覺得打亮拋光時很麻煩。

結果這個研究證實,加上rugae除了難以清潔之外,並無幫助。

血液中的維他命D3,鈣跟磷的濃度與下顎無牙脊的吸收有無相關—Kalavathy(2022)

這篇文獻我覺得滿有意思的,就是患者會覺得,我缺牙之後骨頭吸收,要吃甚麼才能讓我的骨頭能夠不要吸收?這個研究是去抽血,然後看血液中的維他命D3,鈣和磷跟下顎無牙脊的骨頭吸收有沒有相關?

統計上血液中的維他命D3,鈣和磷跟下顎無牙脊的骨吸收是有正相關的,而跟性別年紀沒有相關。所以理論上若是能夠增加血液中這些因子的濃度,可能缺牙後的骨吸收會減少的。那要怎麼增加這些因子的濃度?大致上是要適當的曬太陽10-15分鐘以及飲食要注意,細節可以自行去搜尋網路。

牙科線上課程的成效如何—Yang(2021)

這篇研究是去統計,在18場線上的牙科課程,總共有超過四萬人次參與。成效如何?

  1. 有31.35%的參與者在一分鐘內關掉連線
  2. 差不多一半的參與者看不到10分鐘
  3. 真的看完整個課程的比率為21.97%
  4. 平均學習到的成效大約一成左右
  5. 真的會認真聽講的,大約在課程開始前一小時內才會簽到,太早簽到的可能只有掛在網上而已

利用程式計算RPD的成功與否—Alageel(2020)

這篇文章我覺得很有趣,就是去用一個軟體分析,是看看這樣設計的RPD會不會讓患者滿意?

http://ebhnow.com/wp/applications/

http://ebhnow.com/apps-wp/0160/index.html

統計患者比較喜歡上顎有三個units以上teeth supported,比起下顎distal-extension少於3muit clasp的。我有試著用看看上面網頁,可能還需要優化一下會比較好用。其參數也可以再討論看看因為每個人的牙齒都不同。

電腦分析關於Engaging跟Nonengaging Abutment Implant Screw-Retained Prosthesis的受力—Savignano(2021)

在植牙的abutment,有分成兩種,就是Engaging跟Nonengaging。差別在於abutment插進去植體的深淺…所以Engaging會比較穩定,而Nonengaging比較靠abutment screw去固定。那我也是比較少看到這樣的電腦分析,他是在設定一個3 unit implant screw-retained bridge,一個premolar跟一個molar。所以有四個設定,兩個都是Engaging跟兩個都不是Engaging,然後各設定一個Engaging另一個Nonengaging。

結果兩者都是Engaging還是最好,壓力可以分散掉,其次是molar nonengaging跟premolar engaging。所以若是兩支植體夠平行,還是盡量能做engaging…若是平行度差太多,要不要考慮cement retained???

如何妥善處理全口假牙以減少Candida albicans的滋生—Verhaeghe(2020)

我們在交給患者全口假牙的時候,一定會做適當的衛教。那在長時間不使用全口假牙,尤其是睡前,我們會請患者使用中性的清潔劑(洗碗精)在水龍頭下去刷洗乾淨後,用常溫的自來水浸泡。那適當的使用假牙清潔錠去消毒,那當然是好的。

但是這篇文章就厲害了,他去搜尋相關的文獻,提出較為科學的見解:

  1. 在睡前清洗假牙是非常非常重要的,一定要洗完再浸在清水中
  2. 如果真的沒有刷洗,那浸泡假牙清潔錠的效果也不錯
  3. 沒有刷洗也沒有浸泡假牙清潔錠,那直接浸在清水中,反而會增長Candida albicans的增生
  4. 若沒有刷洗,那乾脆不要放在水中,乾燥狀況下反而不會增生Candida albicans而且假牙變形量有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