唾液會影響implant abutment reverse torque—Koosha(2020)

JPD 2020 Vol.123 P.618-621

JPD 2020 Vol.123-1

很久沒有分享閱讀的的文章,因為二寶的到來,很少會有時間可以好好的看書了。這篇最新的文章,其實相當簡單但很重要。

我們在鎖植體的abutment時候,通常會用CHx 0.2%沖洗消毒後再鎖,為什麼?其實就是將附近的唾液沖掉,另外可以增加abutment reverse torque,也就是比較不會掉。

當然有些研究的結果CHx不一定這麼神奇,但是一定不要讓唾液泡進去connection,研究上幾乎一面倒的結論,唾液會讓connection變弱的。

JPD 2020 Vol.123-2

如何設計上顎後牙植牙咬合以避免cheek biting—Afrashtehfar(2019)

Journal of Prosthodontics 2019 Vol.28 P.837-839

JOP 2019 Vol.28-1

這篇文章的重點也是圖。就是因為上顎後牙區缺牙後,骨吸收是向內的,所以植體的位置會偏舌側。那如果位置不差,那當然做正常咬合。若是不好,就作反咬。千萬不要做edge to edge,那樣容易咬到臉頰舌頭。我是覺得如果沒有把握,先做臨時假牙試一試咬合,不要直接做正式假牙。JOP 2019 Vol.28-2JOP 2019 Vol.28-3

Socket-shield的臨床案例—Gluckman(2019)

JPD 2019 Vol.121 P.581-585

JPD 2019 Vol.121-1

因為我的專長畢竟是在假牙的部分,雖然前牙及拔及種做了也有一些案例,但是說到socket-shield這2010年才開始的方式,真的是不敢嘗試。

這篇案例的圖很漂亮,但也是一個很有種,在一顆有apical lesion的牙座及拔及種還留牙根。最後一張圖是精華,值得收起來。

JPD 2019 Vol.121-2JPD 2019 Vol.121-3JPD 2019 Vol.121-4JPD 2019 Vol.121-5JPD 2019 Vol.121-6

是否使用facebow?—Nagy(2019)

Journal of Prosthodontics 2019 Vol.28 P.772-774

JOP 2019 Vol.28-1

我記得我一開始回到台灣,有一些對於假牙有興趣的醫師會問我,為什麼你都不用facebow?這篇文章是由重量級的教授Dr. Nagy所寫,內文少但是值得一讀。

簡單來說我為何不用facebow:1. facebow就是將上顎的模型mounting在相對於這個類型的咬合器,比較類似口內的狀況,但是只是比較類似。因為誤差其實比想像中的大。2. 我的案例有一半是全口假牙,wax rim的定位配合一般咬合器設定,其實就很準的。當然要用也是可以,那最大的問題是你的技師要肯用你的咬合器來做假牙,這需要一點時間協調。

全口重建前使用電腦模擬側方輪廓案例—Shao(2019)

Journal of Prosthodontics 2019 Vol.28 P.731-736

JOP 2019 Vol.28-1

這篇由華西口腔醫學院發的文章,說明了未來我們在全口重建時候可能的方式。因為儀器設備昂貴,所以這要普及應該還需要一定時間。在一個需要全口重建的患者,如果輪廓需要更動,以往我們是用經驗去猜。多半是使用一個臨時全口假牙去找軟硬組織的未來位置。但是如果要及拔及種?那就要更仔細的事先計畫了。以下看圖說故事。

JOP 2019 Vol.28-2JOP 2019 Vol.28-3JOP 2019 Vol.28-4JOP 2019 Vol.28-5JOP 2019 Vol.28-7JOP 2019 Vol.28-8

使用藥物和植牙失敗率的關係—Carr(2019)

Journal of Prosthodontics 2019 Vol.28 P.743-749

JOP 2019 Vol.28-1

看到Dr. Alan Carr的文章,就知道是著名的Mayo Clinic的統計文章了。簡單來說這篇文章是去統計在Mayo Clinic 從1983-2014之間的6358位患者,有接受過植牙,然後跟他們服用的藥物交叉比較,看看有沒有因為藥物而造成植牙的失敗率提高。

以往我們所唸的文章,以及我所知,目前公認IV注射骨鬆藥物可能造成顎骨壞死,但這篇文章統計起來,結論是“都沒有影響”。當然這樣的回顧性統計,年限拉得很長,老問題就是變因太多了。總結就是吃的藥物應該是沒有什麼影響,而是患者本身的疾病若是真的很糟,醫師要衡量一下植牙是否利大於弊。

JOP 2019 Vol.28-2

比較單顆植牙在上下顎的成功機率—Lang(2019)

JPD 2019 Vol.121 P.611-617

JPD 2019 Vol.121-1

我目前在臨床上的工作,簡單分成兩等份,一般牙科(OD/ENDO/Scaling)佔掉一半,假牙(CD/RPD/ Implant)佔另一半。假牙的部分其實做的沒有到很多,植牙也是。剛好最近在統計回到台灣五年的植牙數據,也剛剛好看到這篇文章,竟然有相似的植牙數量跟失敗率,於是分享一下。

作者群回顧了431個單顆植牙的案例,然後一共失敗了17隻植體,然後去比較上下顎的失敗率。發現根本沒差…連位置也沒有什麼差異。我是覺得一樣的研究都是差不多,因為變因太多了。

所以我是跟我的患者說,成功率約96%,為什麼會失敗有時候我也不知道。位置沒有什麼大差異,當然我們會去避免一些基本的準則,我會再分享給大家。

JPD 2019 Vol.121-2

Zirconia以及lithium discilicate使用的黏著劑會影響臨床的表現嗎?—Maroulakos(2019)

JPD 2019 Vol.121 P.754-765

JPD 2019 Vol.121-1

這篇文章爭議較大,但是可能短期內也就是如此。我們在黏著全瓷冠時,一定要用resin cement?用GI or Polycarboxylate? 在篩選的17篇文章中,統計起來的效果是在臨床的表現,黏著效果是一樣的,但需要更正式的長期臨床追蹤才能定論。這篇是AAFP的正式報告,有一定的質量。

我覺得要注意的是顏色,因為我有時候在活髓牙使用Polycarboxylate黏的,效果很好。但是薄的全瓷我還是用self-etch resin,因為顏色差異過大。

JPD 2019 Vol.121-2JPD 2019 Vol.121-3

在增加咬合垂直高度時,門牙增加1mm,大臼齒會增高多少?—Sharon(2019)

JPD 2019 Vol.122 P.115-118JPD 2019 Vol.122-1

這篇文章的標題很快吸引了我的目光。我們在做假牙補綴,最重要的第一步,就是判斷OVD (occlusal vertical dimension)的狀況,是要改還是維持?要改的話,要改多少?

這個研究使用一個增高咬合的標準物體,然後墊高1mm在正中門牙,去測量上下犬齒跟第一大臼齒的咬合提高多少。以往的文章研究,大約是門牙增高1mm,第一大臼齒增高0.5mm,或是咬合器上的pin提高1mm,第一大臼齒提高約0.33mm。

這個研究的結果是:門牙提高1mm,犬齒增高0.95mm,第一大臼齒增高0.73mm,標準差都是0.03mm。

這團隊還搞出了一個複雜的數學公式去推算,連pin距離門牙多遠也可以代入。我是覺得每一個case都不同,本來就是要量身定做,但有時候我們會用徒手去堆高度,這時候這個數據就有意義。

JPD 2019 Vol.122-2JPD 2019 Vol.122-3JPD 2019 Vol.122-4

 

植牙的interproximal contact loss機率如何以及會影響植牙周圍組織?—French(2019)

JPD 2019 Vol.122 P.108-114

JPD 2019 Vol.122-1

這篇回顧性的文章,是在同一間私人牙科機構,去統計其18年間,做的4325支植體,統計有沒有interproximal contact loss的情形。同時也看有沒有bone loss或是mucositis的狀況。

令人驚訝的,整體來說有17%的植體有這樣的現象。下顎的機會大於上顎,追蹤到第八年甚至有29%的機會。但是跟bone loss及mucositis沒有很大相關。我想我看到的狀況並沒有這麼糟,但是要提醒後牙區一旦出現而沒有處理,可能會造成鄰牙的蛀牙。

JPD 2019 Vol.122-2JPD 2019 Vol.122-3JPD 2019 Vol.122-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