老人照護之家的居民味覺調查—Ogawa(2016)

Journal of Oral Rehabilitation 2016 Vol.43 P.505-510

J O R 2016 Vol.43-1

 

因為我有幾位住在老人安養中心的患者, 所以看到這篇文章覺得相當有意思, 到底這些到底這些年紀大的患者的口腔除了唾液變少容易蛀牙之外, 有沒有其他的問題?這篇研究是去比較有無住在老人安養中心的住民, 其味覺的變化.

調查統計的結果, 自己照料自己的老人族群對於甜酸鹹苦的可偵測率分別為97.9%,70.8%,89.6%,43.8%; 而住在安養中心的老人族群分別是69.4%,14.3%,16.3%,8.2%. 所謂食之無味就是如此吧…作者群統計的結論就是身體較差, 需要住安養中心的老人味覺也會較差.

J O R 2016 Vol.43-2

SDR的咬合能力評估—Fueki(2016)

Journal of Oral Rehabilitation 2016 Vol.43 P.534-542

J O R 2016 Vol.43-1

 

有看過我之前的文獻回顧, 就知道我其實是很喜歡SDR(shorten dental arch), 或者是日本的80-20想法, 不是說有20顆牙齒就好, 而是要有10對可以用的牙齒可以咀嚼食物. 當然有這樣想法的日本, 類似的研究很多, 這篇是集中七所日本的大學醫院, 將樣本數提高看看SDR的患者有無接受RPD或implant prosthesis的結果差異.

在125為符合條件的SDR患者中, 有53位選擇不要做補綴物, 53位選擇做RPD, 19位選擇做implant bridge. 中間過程省略有興趣者請看原文. 結果是原本咬合能力就已經自認為不錯的, 裝置補綴物後不會有明顯的咬合能力變化; 但是原本覺得不好咬的, 裝了補綴物之後在咬合的滿意度上會有統計上的改善. 所以SDR的患者要不要再去補後牙?要看患者想不想要而不是牙醫師說要裝就要裝.

J O R 2016 Vol.43-2

評估活動假牙下retentive component space的快速方法—Hsu(2016)

Journal of Prosthodontics 2016 Vol.25 P.252-255

J Prosthodontics 2016 Vol.25-1

 

這篇是UAB的許永宗教授提出評估implant retained removable prosthesis底下的空間方式. 我簡單來說就是這種方式的前提是你已經做好wax denture, 然後先大致挖個洞, 然後在這個洞裡打silicone, 放回cast上, 然後再次將這silicone上塗凡士林, 上面再用putty silicone做index, 接著用這樣的index去選擇適當的retentive component, 弄好後用wax denture去wash impression倒出definitive cast, 最後再processing.

我坦白說我需要看到第二次才了解, 要是我, 我不會這樣做, 因為太花時間了, 這樣的做法是要做bar的時候用的, 若用locator, 選最可能越短的越好, 然後直接印definitive cast做final即可.

J Prosthodontics 2016 Vol.25-2

J Prosthodontics 2016 Vol.25-3

J Prosthodontics 2016 Vol.25-4

J Prosthodontics 2016 Vol.25-5

美國的假牙贗復科醫師的營收調查—Nash(2016)

Journal of Prosthodontics 2016 Vol.25 P.265-281

J Prosthodontics 2016 Vol.25-1

 

每隔幾年ACP (American College of Prosthodontists)就會去統計贗復假牙科醫師的平均年紀, 執業年數還有收入等等…

在2013年, 平均贗復假牙科醫師的年紀落在52歲, 平均畢業26年左右, 每週平均看33位患者, 看診時數約32.6小時. 平均稅後的淨收益為225280美元(若是算1:32, 約台幣721萬). 但是近幾年贗復假牙科醫師的年紀一直在上昇而收益一直在下降, 這跟這幾年的景氣有相關性. 總之在不同國家有不同的情形, 當初也知道若是留在美國, 相對于台灣工作時數可以減少而薪資是增加很多, 但是總是自己的國家生活比較習慣.沒有絕對的好與壞.

J Prosthodontics 2016 Vol.25-2

J Prosthodontics 2016 Vol.25-3

J Prosthodontics 2016 Vol.25-4

J Prosthodontics 2016 Vol.25-5

 

植體的osseoperception systemic review—Mishra(2016)

Journal of Prosthodontics 2016 Vol.25 P.185-195

J Prosthodontics 2016 Vol.25-1

 

我們一般相信植牙的感覺會比自然牙要差, 畢竟原本自然牙的牙根會有神經圍繞, 而植體是被骨頭圍繞的, 理論上應該是沒有感覺的. 但是Dr. Branemark有提出一個名詞Osseoperception, 這是代表植牙其實是有咀嚼的感覺的, 主要的理論就是靠近植體的末梢神經自行去取代PDL的神經, 給予回饋的感覺.這樣的說法有沒有理論根據?

在這篇作者去回顧有關於Osseoperception的相關文章, 在90篇搜尋到相關的文章中, 有81篇文章是支持有這樣的現象的. 所以人的神經系統真的很神奇…但細節是怎樣?因患者而異所以很難有系統性的研究.

上顎implant-supported fixed prosthesis的關鍵回顧—Gallucci(2016)

IJMOI 2016 Vol.31 s.192-197

IJOMI 2016 Vol.31-1

 

這篇是承續上一篇, 在討論上顎implant supported prosthesis. 在這個團隊回顧180篇文獻, 並去分成種植體的數量是4,6,8支?以及是一體成型還是分段?內容很細, 但他的表格整理的很好值得一看.

目前的上顎implant supported prosthesis, 在種植4顆以上應該會有95%的5年存活率, 依照分佈情況決定要不要splinting. 各有優缺點, 端看醫師的經驗習慣, 以及患者的需求如何.

IJOMI 2016 Vol.31-2

Protocols of maxillary implant overdenture systemic review—Sadowsky(2016)

IJMOI 2016 Vol.31 s.182-191

IJOMI 2016 Vol.31-1

 

上顎的implant overdenture是在上顎全口無牙時做假牙的其中一項選擇. 我個人在上顎全口無牙的時候, 首選還是傳統的CD, 接下來是至少種植4顆的implant overdenture, 最後才是6顆以上植體的固定式假牙. 例外是患者可以接受大量的補骨, 種植更多顆的植體, 做多顆植牙牙冠或是牙橋, 但這樣有經濟實力的患者並不是常常會出現的.

在回顧的20篇文獻中, 真正的RCT研究只有兩篇, 我也覺得要有很好的study其實很困難, 因為sample size很難做得夠大. 有幾點作者提出的看法我覺得值得參考:

  1. 要用rough surface implant, length至少10mm
  2. 建議要種4顆以上, 若是小於4顆就要splinting
  3. 建議將植體分散一點, 做出wide anteroposterior distribution

在edentulous maxilla的bone augmentation systemic review—Aghaloo(2016)

IJMOI 2016 Vol.31 s.19-30

IJOMI 2016 Vol.31-1

 

這篇回顧性的文章是去回顧1980-2014年對於上顎補骨的文章, 其植體存活率的狀況. 上顎補骨的情況有GBR, sinus angmentation, onlay bone grafting, nasal floor grafting, Le Fort I interpositional grafting.

在篩選出的40篇文章中, 分別對於以上的這些術式去分析, 結果implant在這些補骨的術式之後, survival rate都有85%以上. 雖說大家都知道植在native bone是最好的, 可惜很多時候沒有那麼多的骨頭可以用.

IJOMI 2016 Vol.31-2

IJOMI 2016 Vol.31-3

IJOMI 2016 Vol.31-4

IJOMI 2016 Vol.31-5

IJOMI 2016 Vol.31-6

Tissue entrapment對於internal和external connection的abutment screw loosening的影響—Zeno(2016)

Journal of Prosthodontics 2016 Vol.25 P.216-223

J Prosthodontics 2016 Vol.25-1

 

這篇研究我覺得相當的重要, 因為我們常常會忽略掉這件事, 就是我們在鎖abutment的時候, 軟組織會跑進去implant-abutment connection裏面. 我們還是可以鎖torque, 因為軟組織畢竟是軟的, 但這樣會不會有問題?這篇研究就是去模擬這樣的情況然後看reverse torque的變化.

在30支external和internal connection的植體(都是3i的植體), 用resin固定後, 再各分成沒有tissue entrap, 0.5mm, 1mm tissue的組別. 依植體建議鎖20Ncm, 然後等48小時, 之後去測看看reverse torque.

結果tissue entrapment對於internal connection比較沒有影響, 但是對於external connection就有明顯的影響, 所以若是有軟組織明顯有影響implant-abutment connection的時候, 還是要小心不要讓軟組織跑進去, 或多或少會讓torque喪失的機會增加.

J Prosthodontics 2016 Vol.25-2

J Prosthodontics 2016 Vol.25-3

J Prosthodontics 2016 Vol.25-4

印模時會不會影響患者的血氧濃度及心跳—Piskin(2016)

Journal of Prosthodontics 2016 Vol.25 P.196-201

J Prosthodontics 2016 Vol.25-1

 

這篇研究也是相當有獨創性, 提醒我們在印模的時候要小心提醒我們在印模的時候要小心謹慎. 在28位健康的全口無牙患者, 裝上monitor, 然後測試休息時的血氧濃度及脈搏, 另外分別測試印上顎及下顎時的指數.使用的是alginate impression.

結果脈搏會有明顯的上昇, 另外血氧濃度也會有影響, 尤其是剛印下去哪時候會有血氧濃度的下降. 這篇文章是找比較健康的患者, 如果身體更糟的患者是不是比較不適合印模呢?

J Prosthodontics 2016 Vol.25-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