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無使用PRF做拔牙後補骨的材料其骨再生的組織學差異—Toit(2016)

IJPRD 2016 Vol.36 S75-88

IJPRD 2016 Vol.36-1

 

Platelet-rich fibrin (PRF), 或是相關性質的產物, 是牙科近十年來相當火熱的題目之一.但是這樣的輔助物質, 在組織學上真的有那麼神奇嗎?這篇研究是少見的split mouth study, 要在同一位受試者上找到找到在上顎有兩顆要拔除然後之後植牙的情況.

因為這樣的患者很少, 所以只有四位. 在拔除掉hopeless的牙齒後, 隨機在其中一個位置放置PRF, 而另一側就自然癒合. 等候三個月後在植牙同時使用terphine取骨去切片看骨再生的情況.

結果兩側都是有大約一半的new bone formation以及另一半的fibrovascular tissue. 有無補PRF的情況並無組織上的差異. 我是相信去補PRF的想法是很好的, 因為抽自己的血補自己是無害的, 但是是不是每次都那麼神奇呢, 就看個人使用經驗如何了.

IJPRD 2016 Vol.36-2

IJPRD 2016 Vol.36-3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標誌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