追蹤評估活動假牙使用後abutment teeth的牙周狀況—Correia(2018)

IJPRD 2018 Vol.38 P.755-760

IJPRD 2018 Vol.38-1

這篇是比較少見的,去追蹤RPD的abutment perio status。結果跟我們一般用邏輯思考的一樣,abutment跟non-abutment比較起來,有鉤子鉤到的牙齒牙周狀況較差。另外occlusal方向的鉤子,會比從gingival方向的鉤子更有殺傷力。不過因為回顧的case量並沒有很大,加上變因其實太多,僅供參考而已。

IJPRD 2018 Vol.38-2IJPRD 2018 Vol.38-3IJPRD 2018 Vol.38-4IJPRD 2018 Vol.38-5

回顧implant-abutment connection和peri-implantitis的關係—Sasada(2017)

IJOMI 2017 Vol.32 P.1296-1307

IJOMI 2017 Vol.32-1

這篇文章值得一看,尤其是在講connection的圖片很清楚,為什麼會有abutment connection的bone loss? 目前來說的主因就是細菌引起的問題。然後external connection在bone level普遍來說就是會掉1.5-2mm。但是one-piece的是因為沒有connection,platform switching是有效果的,但是究竟多有效果很難量化來說。

IJOMI 2017 Vol.32-2IJOMI 2017 Vol.32-3IJOMI 2017 Vol.32-4IJOMI 2017 Vol.32-5IJOMI 2017 Vol.32-6

下顎後牙區做垂直補骨的基本原則—Urban(2017)

IJPRD 2017 Vol.37 P.639-645

IJPRD 2017 Vol.37-1

這篇補骨大師Dr. Urban的文章依然是寫的淺顯易懂,難怪很多台灣做植牙補骨手術的醫師會不遠千里去跟他學手術。他的手術重點其實都在圖上了,簡單列出幾項我覺得重要的:

  1. 若要同時植牙並做垂直骨增高,4mm是極限
  2. 再生膜不要碰觸到鄰牙
  3. 縫合時逢兩層,先用horizontal mattress離切線5mm縫,然後切線的部分用single interrupt去縫
  4. 注意舌側的mylohyoid muscle
  5. 使用的骨粉是一半自體一半人工

IJPRD 2017 Vol.37-2IJPRD 2017 Vol.37-3IJPRD 2017 Vol.37-4IJPRD 2017 Vol.37-5

AARD 2016年度文獻回顧—Donovan(2017)

JPD 2017 Vol.118 P.281-346

JPD 2017 Vol.118-1

今年的AARD回顧提早出版了,這篇一樣很長的文章幫牙醫師回顧了假牙牙周等重大的文獻回顧,可以在裡面挖到很多寶藏。

在治療peri-implantitis後的植體做組織切片檢查—Fletcher(2017)

IJPRD 2017 Vol.37 P.499-508

IJPRD 2017 Vol.37-1

在治療植體周圍炎,目前的主流作法就是清創。那清創之後,到底植體表面會變得怎樣?因為我們一般來說不可能再去翻瓣看植體,都是靠X光和CBCT去看影像的部分,有沒有真的長?沒有親眼看真的是不知道。這個case report是在一個下顎implant supported fixed denture,有五支植體都有植體周圍炎的狀況下,選其中一隻未來要當犧牲打的,在做清創後,使用NaOCl, H2O2, Saline沖洗,補CaSO4和Bio-Oss,蓋porcine membrane後縫合,然後等半年後打開,有觀察到新生骨質,切片檢查發現有reoeesointegration。因為這樣的實驗不可能做大規模的,所以只能靠case report了。目前的主流還是以清創為主,那之後會怎樣要看有沒有新技術了。

IJPRD 2017 Vol.37-2IJPRD 2017 Vol.37-3IJPRD 2017 Vol.37-4IJPRD 2017 Vol.37-5

 

Abutment的材質顏色和軟組織的厚薄對於美觀的影響—Ferrari(2017)

IJOMI 2017 Vol.32 P.393-399

IJOMI 2017 Vol.32-1

我們在做植牙美學的時候,abutment選擇就是相當重要的關鍵。通常在前牙我會用Ti-base加Zirconia,但是有時候會發現軟組織的顏色還是怪怪的。為什麼會這樣呢?這篇研究會告訴你。

這篇研究是使用三種不同的abutment,分別是Ti, Titanium nitride(TiN, 帶有金色感覺),Zirconia。分別在thin biotype和thick biotype,界線是2mm。然後去用比色計去比較E值。這個實驗的定義是E值大於3.7就是屬於肉眼可以看出不同。

結果決定性的差異不是在於不同的abutment材質,而是軟組織的厚度。一旦大於2mm的thick biotype,你使用哪一種的abutment都一樣; 而小於2mm的biotype,你用zirconia也是看得出差異。所以要做到很漂亮的狀況,補肉的可能性要增加。

IJOMI 2017 Vol.32-2IJOMI 2017 Vol.32-3IJOMI 2017 Vol.32-4

使用modified palatal pedicle CT flap做closure of grafted extraction—Chaar(2017)

IJPRD 2017 Vol.37 P.99-107

IJPRD 2017 Vol.37-1

 

如果上顎前牙有需要拔牙,而因為缺損過大,不但是骨缺損,還有軟組織的缺損,可以考慮用這樣的方式,就是用palatal pedicle flap去補拔牙後的洞。但是這樣的情況有很多的限制,因為只能補一顆。這篇文章所附的圖很清楚,值得一看。

IJPRD 2017 Vol.37-2IJPRD 2017 Vol.37-3IJPRD 2017 Vol.37-4IJPRD 2017 Vol.37-5

前牙全瓷冠使用chamfer or feather edge subgingival tooth preparation的六個月追蹤比較—Paniz(2017)

ijprd-2017-vol-37-p-61-68

ijprd-2017-vol-37-1

 

這篇研究是去追蹤subgingival prep,chamfer和feather edge的差異。在58個患者追蹤六個月,主要是去看牙肉的BOP, gum recession, patient satisfaction。

整體來說雖然Esthetic和Function都有達到9成,但是chamfer表現比較好,也是比較建議使用的。

ijprd-2017-vol-37-2ijprd-2017-vol-37-3

 

 

20170223 Lip repositioning配合CLP去改善excessive gingival display—Sanchez(2017)

ijprd-2017-vol-37-e-130-134

ijprd-2017-vol-37-1

Excessive gingival display是一個很難改正的問題,最常遇到的應該是做矯正的醫師,那單純做矯正可以改善嗎?這個case是一個excessive 4-8mm,因為short clinical crown加上passive eruption加上hypermobility of upper lip。

這個case是使用CLP,然後過6週之後再去做lip repositioning,即使如此,還是有一點牙齦有露出。因為這樣做還是不如surgical ortho的強,但是相對之下安全許多。

ijprd-2017-vol-37-2ijprd-2017-vol-37-3ijprd-2017-vol-37-4

20170126 AARD2015年度文獻回顧—Donovan(2016)

jpd-2016-vol-116-p-663-740

jpd-2016-vol-116-1

 

恭賀新禧!

每一年AARD都會招集在牙科各大領域的專家,回顧前一年的重要文獻,所以2016年就是回顧2015年的文章,長達78頁,過年無聊時候可以看一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