做Implantoplasty來治療Peri-implantitis的三年追蹤—Bianchini(2020)

我知道有些醫師不相信implantoplasty這種方式,我本身也是覺得這個比較困難,拔掉重種可能比較可預期。內文看起來是真的很有道理,因為我不是牙周醫師所以不敢多做評論。

但這篇文章的圖片是真的精美,值得一看!

心血管疾病跟牙周病/植體周圍炎之間關係的系統性回顧—Froum(2020)

這篇文章是去回顧,從1990-2020之間,有提到cadiovascular disease跟periodontitis/peri-implantitis,共搜尋到的206篇文章,然後去回顧其中符合條件的51篇文章。根據最近研究的趨勢,理論上心血管跟牙周病是有相關的。

但是回顧的文章中,卻沒有辦法指出證據心血管疾病跟牙周病/植體周圍炎有相關。所以要靠更多的研究才能夠去定論。

Decision tree for Vertical Bone Augmentation—Misch(2021)

在臨床上,我們要下決定時,若是已經有一個decision tree,比較不會去犯錯。類似我們去做個SOP,那在做Vertical Bone Augmentation的時候呢?

這篇文章是去分成Low(小於5mm),Medium(5-8mm),High(>8mm)的垂直骨喪失,然後有五個術式:GBR(Guided bone regeneration),BG(Block grafts),TM(Titanium mesh),IG(Interpositional graft),DO(Distraction osteogenesis)。另外在小於5mm還有OE(Orthodontic extrusion)

另外,文章也提到,如果需要骨頭垂直生長3mm以上的,不建議當次一起置放植體。

在做Socket grafting或Ridge augmentation的患者給予Clindamycin的回顧性研究—Basma(2021)

這篇回顧性研究是去回顧,在做Socket grafting or Ridge augmentation,我們通常會給予術前術後抗生素。一般的準則是給予Amoxicillin,但是會有Penicillin過敏的患者,這時我們通常會改用Clindamycin。但是效果一樣嗎?

統計上的結果,使用Amoxicillin,整體上的infection rate是2.9%; 使用Clindamycin,整體上的infection rate是13.2%。

但是為什麼會差這麼多???文章中沒有做出解釋,但是有說類似的文獻結果也差不多。我個人是覺得,依照小小臨床經驗以及我查到的文獻,很多時候患者說自己Penicillin過敏,都不是真的過敏。而且這個隨著時間,可能會變成不會過敏。總之要小心!

追蹤評估活動假牙使用後abutment teeth的牙周狀況—Correia(2018)

IJPRD 2018 Vol.38 P.755-760

IJPRD 2018 Vol.38-1

這篇是比較少見的,去追蹤RPD的abutment perio status。結果跟我們一般用邏輯思考的一樣,abutment跟non-abutment比較起來,有鉤子鉤到的牙齒牙周狀況較差。另外occlusal方向的鉤子,會比從gingival方向的鉤子更有殺傷力。不過因為回顧的case量並沒有很大,加上變因其實太多,僅供參考而已。

IJPRD 2018 Vol.38-2IJPRD 2018 Vol.38-3IJPRD 2018 Vol.38-4IJPRD 2018 Vol.38-5

回顧implant-abutment connection和peri-implantitis的關係—Sasada(2017)

IJOMI 2017 Vol.32 P.1296-1307

IJOMI 2017 Vol.32-1

這篇文章值得一看,尤其是在講connection的圖片很清楚,為什麼會有abutment connection的bone loss? 目前來說的主因就是細菌引起的問題。然後external connection在bone level普遍來說就是會掉1.5-2mm。但是one-piece的是因為沒有connection,platform switching是有效果的,但是究竟多有效果很難量化來說。

IJOMI 2017 Vol.32-2IJOMI 2017 Vol.32-3IJOMI 2017 Vol.32-4IJOMI 2017 Vol.32-5IJOMI 2017 Vol.32-6

下顎後牙區做垂直補骨的基本原則—Urban(2017)

IJPRD 2017 Vol.37 P.639-645

IJPRD 2017 Vol.37-1

這篇補骨大師Dr. Urban的文章依然是寫的淺顯易懂,難怪很多台灣做植牙補骨手術的醫師會不遠千里去跟他學手術。他的手術重點其實都在圖上了,簡單列出幾項我覺得重要的:

  1. 若要同時植牙並做垂直骨增高,4mm是極限
  2. 再生膜不要碰觸到鄰牙
  3. 縫合時逢兩層,先用horizontal mattress離切線5mm縫,然後切線的部分用single interrupt去縫
  4. 注意舌側的mylohyoid muscle
  5. 使用的骨粉是一半自體一半人工

IJPRD 2017 Vol.37-2IJPRD 2017 Vol.37-3IJPRD 2017 Vol.37-4IJPRD 2017 Vol.37-5

AARD 2016年度文獻回顧—Donovan(2017)

JPD 2017 Vol.118 P.281-346

JPD 2017 Vol.118-1

今年的AARD回顧提早出版了,這篇一樣很長的文章幫牙醫師回顧了假牙牙周等重大的文獻回顧,可以在裡面挖到很多寶藏。

在治療peri-implantitis後的植體做組織切片檢查—Fletcher(2017)

IJPRD 2017 Vol.37 P.499-508

IJPRD 2017 Vol.37-1

在治療植體周圍炎,目前的主流作法就是清創。那清創之後,到底植體表面會變得怎樣?因為我們一般來說不可能再去翻瓣看植體,都是靠X光和CBCT去看影像的部分,有沒有真的長?沒有親眼看真的是不知道。這個case report是在一個下顎implant supported fixed denture,有五支植體都有植體周圍炎的狀況下,選其中一隻未來要當犧牲打的,在做清創後,使用NaOCl, H2O2, Saline沖洗,補CaSO4和Bio-Oss,蓋porcine membrane後縫合,然後等半年後打開,有觀察到新生骨質,切片檢查發現有reoeesointegration。因為這樣的實驗不可能做大規模的,所以只能靠case report了。目前的主流還是以清創為主,那之後會怎樣要看有沒有新技術了。

IJPRD 2017 Vol.37-2IJPRD 2017 Vol.37-3IJPRD 2017 Vol.37-4IJPRD 2017 Vol.37-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