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0年AARD年度文獻回顧—Cagna(2021)

每年JPD都會有這篇年度文獻回顧,裡面就是多位專家去分析去年假牙界的精選文章,然後會做出一些評論。內容相當的多,我也有參考裡面我有興趣的文章,會不定時的分享出來。

明天會有家牙的演講分享,也有參考到這個文獻的資料。

在臨時假牙使用denture metal mesh的方式—Zaher(2021)

在臨時假牙,尤其是長牙橋的時候,有可能會遇到咬裂或是因為提高咬合而材料不夠堅硬,臨時假牙斷掉的情形。那這篇文章就是提出在咬合面加上一片薄金屬網,試著去降低臨時假牙壞掉的風險。

但是這樣真的比較堅硬嗎?這可能要進一步去研究看看,至少看起來放心一些些吧!

比較Glazed跟Polished Zirconia Crown的臨床磨耗程度—Selvaraj(2021)

印象中,在之前分享過的文章,也有類似的主題。就是在牙科臨床上未來的主流之一的Zirconia Crown,在製作完成後外層有Glazed,但是這層上釉會造成對咬自然牙的損耗較大。這篇最新的文章也是如此,在隨機抽樣的患者給予Glazed或是Polished的Zirconia牙冠,然後過了一年後口掃,再去重疊算出實際的損耗。

結果還是建議,在咬合面比較不需要美觀區,最好還是Polished會比較好,比較不傷對咬的自然牙齒質。真實的數據有統計上差異,雖然是極小的數字,長期下來還是會有差的。

回顧不同的post其長期survival rates—Martino(2020)

這個回顧性的研究是去統計dental school,在754支post的長期追蹤下結果如何。三種post分別為prefabricated metal,Fiber-Reinforced composite,Cast metal三種post。

結論:

  1. 十年長期追蹤,三種post之survival rate並無統計上差異
  2. Root在有超過75%bone surrounding之下存活率較高
  3. 後牙存活率比前牙高
  4. Complete coverage之存活率顯著較高

德國牙醫師選擇什麼材料來復型自己的後牙—Beyer(2021)

我們在幫患者選擇牙齒要用什麼材料復型,會根據患者的喜好以及醫師的判斷,從中選出患者跟醫師可以接受的材料。那如果醫師自己選擇要做後牙(這篇文章只有指molar大臼齒)應該是沒有預算的考量吧,那用什麼比較好???

一樣直接講結論,在統計的1719顆molar中,Gold inlay (25%), Composite resin(24.3%), Gold crowns(21.8%), Amalgam(11.8%), Ceramic crowns(6.6%), Ceramic inlays(5.4%), Metal-ceramic crowns(4.3%), GIC or compomer (0.8%) 。

統計上大多是金屬性質的居多,可見牙醫師自己對於大臼齒來說還是比較信任金屬的,尤其是黃金。但是若依年齡層來分,越年輕的醫師會使用樹脂跟陶瓷,這也是趨勢。

Zirconia以及lithium discilicate使用的黏著劑會影響臨床的表現嗎?—Maroulakos(2019)

JPD 2019 Vol.121 P.754-765

JPD 2019 Vol.121-1

這篇文章爭議較大,但是可能短期內也就是如此。我們在黏著全瓷冠時,一定要用resin cement?用GI or Polycarboxylate? 在篩選的17篇文章中,統計起來的效果是在臨床的表現,黏著效果是一樣的,但需要更正式的長期臨床追蹤才能定論。這篇是AAFP的正式報告,有一定的質量。

我覺得要注意的是顏色,因為我有時候在活髓牙使用Polycarboxylate黏的,效果很好。但是薄的全瓷我還是用self-etch resin,因為顏色差異過大。

JPD 2019 Vol.121-2JPD 2019 Vol.121-3

使用患者原有牙齒做臨時及正式單顆植牙固定式假牙—Nizam(2018)

ijprd 2018 vol.38 p.887-893

ijprd 2018 vol.38-1

最近的文章我想會越來越偏臨床的運用,所以選的資料會選擇圖偏多的文章。這篇文章其實就是使用原來因牙周病而搖搖欲墜的牙齒,使用原有的牙冠,在立即乘載的臨時假牙階段還有正式假牙使用。注意圖上幾個重點:一。這類牙周病然後及拔及種及乘載的臨時假牙,頰側牙肉幾乎都會掉,我吃過不少虧了,所以你可以:二階補肉或是等等等…到穩定再換正式假牙。二。牙冠牙根比真的很深,之後可能要splinting其他植牙(看起來左上門牙也快要…)之前文獻提過從植牙邊緣到牙冠切端,最好小於14mm,不然比較容易有問題。

這樣的方式其實好用,只是修牙齒的時候要噴水不然味道真的不佳。

ijprd 2018 vol.38-2ijprd 2018 vol.38-3ijprd 2018 vol.38-4ijprd 2018 vol.38-5ijprd 2018 vol.38-6

在強烈嘔吐反射的患者使用短植體作固持案例—Stimmelmayr(2018)

ijprd 2018 vol.38 e.105-111

ijprd 2018 vol.38-1

我們在做上顎植體全口重建,無論是要做固定或是要做活動(locator or bar),患者的臨時假牙是一大挑戰。除了All-on-4直接乘載外,都是傳統全口覆蓋式的活動假牙,而且或多或少都會壓到植牙區。這個case report有強調患者是有強烈嘔吐反射,連傳統的活動假牙都沒辦法戴。在這樣極端的條件之下,在上顎的palate midline接近犬齒的位置,植入一隻粗短植體然後放locator,我想可能是最後一招了。看圖就很清楚作者的意思,非常聰明的臨床做法。

ijprd 2018 vol.38-2ijprd 2018 vol.38-3ijprd 2018 vol.38-4ijprd 2018 vol.38-5ijprd 2018 vol.38-6

Silicone tube technique for adjusting indirect prostheses—Afrashtehfar(2018)

JPD 2018 Vol.120 P.313-315

JPD 2018 Vol.120-1

在要修整或是磨光小的porcelain prostheses的時候,這個時候就可以用這個方式,就是用silicone putty去抓住你要修改或是打亮的小塊陶瓷贗復物。這樣的方式應該是最便宜好用了,可以使用。

JPD 2018 Vol.120-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