Zirconia以及lithium discilicate使用的黏著劑會影響臨床的表現嗎?—Maroulakos(2019)

JPD 2019 Vol.121 P.754-765

JPD 2019 Vol.121-1

這篇文章爭議較大,但是可能短期內也就是如此。我們在黏著全瓷冠時,一定要用resin cement?用GI or Polycarboxylate? 在篩選的17篇文章中,統計起來的效果是在臨床的表現,黏著效果是一樣的,但需要更正式的長期臨床追蹤才能定論。這篇是AAFP的正式報告,有一定的質量。

我覺得要注意的是顏色,因為我有時候在活髓牙使用Polycarboxylate黏的,效果很好。但是薄的全瓷我還是用self-etch resin,因為顏色差異過大。

JPD 2019 Vol.121-2JPD 2019 Vol.121-3

使用患者原有牙齒做臨時及正式單顆植牙固定式假牙—Nizam(2018)

ijprd 2018 vol.38 p.887-893

ijprd 2018 vol.38-1

最近的文章我想會越來越偏臨床的運用,所以選的資料會選擇圖偏多的文章。這篇文章其實就是使用原來因牙周病而搖搖欲墜的牙齒,使用原有的牙冠,在立即乘載的臨時假牙階段還有正式假牙使用。注意圖上幾個重點:一。這類牙周病然後及拔及種及乘載的臨時假牙,頰側牙肉幾乎都會掉,我吃過不少虧了,所以你可以:二階補肉或是等等等…到穩定再換正式假牙。二。牙冠牙根比真的很深,之後可能要splinting其他植牙(看起來左上門牙也快要…)之前文獻提過從植牙邊緣到牙冠切端,最好小於14mm,不然比較容易有問題。

這樣的方式其實好用,只是修牙齒的時候要噴水不然味道真的不佳。

ijprd 2018 vol.38-2ijprd 2018 vol.38-3ijprd 2018 vol.38-4ijprd 2018 vol.38-5ijprd 2018 vol.38-6

在強烈嘔吐反射的患者使用短植體作固持案例—Stimmelmayr(2018)

ijprd 2018 vol.38 e.105-111

ijprd 2018 vol.38-1

我們在做上顎植體全口重建,無論是要做固定或是要做活動(locator or bar),患者的臨時假牙是一大挑戰。除了All-on-4直接乘載外,都是傳統全口覆蓋式的活動假牙,而且或多或少都會壓到植牙區。這個case report有強調患者是有強烈嘔吐反射,連傳統的活動假牙都沒辦法戴。在這樣極端的條件之下,在上顎的palate midline接近犬齒的位置,植入一隻粗短植體然後放locator,我想可能是最後一招了。看圖就很清楚作者的意思,非常聰明的臨床做法。

ijprd 2018 vol.38-2ijprd 2018 vol.38-3ijprd 2018 vol.38-4ijprd 2018 vol.38-5ijprd 2018 vol.38-6

Silicone tube technique for adjusting indirect prostheses—Afrashtehfar(2018)

JPD 2018 Vol.120 P.313-315

JPD 2018 Vol.120-1

在要修整或是磨光小的porcelain prostheses的時候,這個時候就可以用這個方式,就是用silicone putty去抓住你要修改或是打亮的小塊陶瓷贗復物。這樣的方式應該是最便宜好用了,可以使用。

JPD 2018 Vol.120-3

Monolithic zirconia的厚度跟遮色的效果—Tabatabaian(2018)

JPD 2018 Vol.120 P.257-262

JPD 2018 Vol.120-1

這篇文章的實驗很簡單,就是找兩種不同的monolithic zirconia,A2顏色做成三種厚度去遮A4的顏色,看E值變化。結果要0.9mm的厚度才比較有效果。這跟我們在臨床上,全瓷冠至少1mm厚度的要求其實是合理的。可惜使用的廠牌太少了,能夠多比較會更好!

JPD 2018 Vol.120-2JPD 2018 Vol.120-3

29年的全口無牙使用植牙固定式假牙的Practice-Based Evidence—Dhima(2014)

Journal of Prosthodontics 2014 Vol.23 P.173-181

JOP 2014 Vol.23-1.jpg

這篇文章是去回溯在美國Mayo clinic, 1983-1991年間使用植牙固定式假牙,其植體和假牙統計起來的的存活狀況。依當時的植牙材料技術來說,追蹤至多到29年,結論簡單說有三點:1. 整體來說,平均20年的假牙存活率為86%。2. 假牙出現的問題,遠比植體的問題多。3.  最常見的假牙問題是gold screw, 而植體的問題是hyperplasia。

JOP 2014 Vol.23-2JOP 2014 Vol.23-3

比較不同設計和材料的monolithic zirconia inlay-retained FPD的強度—Gumus(2018)

JPD 2018 Vol.119 P.959-964

JPD 2018 Vol.119-1

這個實驗使用三種不同的全瓷系統,然後用兩種不同車牙的設計(tube and box),去比較看看強度的部分。我目前在臨床上,後牙缺單顆然後患者沒有辦法或是不想植牙,然後牙周狀況好的時候,會使用。因為修磨的齒質少,未來還可以做一些調整。

結果是這三種廠牌全瓷效果差異不大,車牙的兩種方式也影響不大,然後強度都有達到臨床的標準,所以這樣的做法可以在臨床選擇中作為其中的選項之一。

JPD 2018 Vol.119-2JPD 2018 Vol.119-3JPD 2018 Vol.119-4JPD 2018 Vol.119-5

在被極度破壞的牙齒放置post and core其survival rate—Lazari(2018)

JPD 2018 Vol.119 P.769-776

JPD 2018 Vol.119-1

這篇文章和我這短短幾年臨床的經驗是相符合的,沒想到剛好看到這樣的研究,趕快分享出來。上週回到母校Indiana University School of Dentistry,看到新的診間和新的植牙中心設立,也配合數位的進展,也學到一些新的東西,會再分享。

這個研究很單純,對照組是有ferrule,其他組是使用不同post和不同材料,在沒有ferrule剩牙根的狀況下打post and core,然後去測試。

結果有ferrule的存活率遠高於其他組,其他組使用什麼材料都沒什麼差異。所以剩下的齒質一定要夠,不然就是等失敗而已了。

JPD 2018 Vol.119-2JPD 2018 Vol.119-3JPD 2018 Vol.119-4JPD 2018 Vol.119-5JPD 2018 Vol.119-6

全口植牙使用CAD/CAM titanium framework and crown的全口重建案例—Wang(2018)

JPD 2018 Vol.119 P.511-515

JPD 2018 Vol.119-1

這個案例有幾點可以學習的:第一就是他的印模方式,使用很強大的客製化金屬支架做open tray,這樣去印模應該是最準的方式了; 第二是他假牙的設計方式,因為screw hole會開在頰側,不管成本的方式就是這樣去做。但是為什麼口內照看起來不好看?因為使用金屬titanium底座。再怎麼厲害,就是露出底色!所以要怎麼改?可以考慮使用Ti-base的方式,錢都砸下去了,就全部用zirconia吧。

但是沒有看到這樣的方式,你也不知道怎麼失敗的,我就失敗過了~

JPD 2018 Vol.119-2JPD 2018 Vol.119-3JPD 2018 Vol.119-4JPD 2018 Vol.119-5

使用數位方式去設計上顎前牙臨時假牙—Liu(2018)

JPD 2018 Vol.119 P.540-544

JPD 2018 Vol.119-1

 

其實這篇文章的重點就是,上顎前牙的植牙臨時假牙,因為在pick up的時候不好定位,所以做兩個小翅膀是很聰明的事。那為什麼還要牽扯到數位,因為十年後可能都是這樣做的,是先學會也是件好事。

看圖說故事了~

JPD 2018 Vol.119-2JPD 2018 Vol.119-3JPD 2018 Vol.119-4JPD 2018 Vol.119-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