比較是否使用neutral zone製作的全口假牙的滿意度—Al-Magaleh(2019)

JPD 2019 Vol.121 P.440-446

JPD 2019 Vol.121-1

這篇文章是去比較,有沒有使用neutral zone方式製作的全口假牙,患者有沒有感受到不同。這個研究是我看過比較有規模性的,因為有統計到超過50位,算是有規模的。結果患者的確覺得neutral zone比較好。因為在製作上需要比較花時間,我沒有用這方式製作,另外這樣的方式也需要患者的配合,因為不是每個患者,都可以有耐心的陪你去取到記錄。

我相信是有用的,畢竟全口假牙一定是訂製的,雖說有其規則,但是每個口腔的狀況真的差異大,用經驗猜,偶爾也是踢到鐵板。

JPD 2019 Vol.121-2JPD 2019 Vol.121-3JPD 2019 Vol.121-4

使用dental surveyor去確認implant OVD是否有安裝好—Loney(2019)

JPD 2019 Vol.121 P.381-383

JPD 2019 Vol.121-1

在植牙協助式的覆蓋式假牙中,如果是使用locator,很難可以達到完全平行的attachment,這就代表說path of insertion一定不能有任何的倒凹。但我們去packing後,有時候會有一些軟組織的倒凹,那要如何去除?

這個臨床的方式是用surveyor,然後在housing插上replica的情況下,找出好的戴入途徑,然後磨掉干擾處。我個人的經驗是:這類的患者年紀大,干擾處要盡量磨多一些,或是使用non-engaging的plastic insert。

JPD 2019 Vol.121-2JPD 2019 Vol.121-3JPD 2019 Vol.121-4

多方向分析全口假牙的咬合能力影響因素—Elmoula(2018)

JPD 2018 Vol.120 P.35-42

JPD 2018 Vol.120-1.jpg

這篇文章在討論全口假牙,咬合的masticatory index跟mixing index,與全口假牙客觀的評分一起做比較,然後看看有什麼可以參考的方向提供臨床醫師參考。

大方向來說有兩點:1. 製作的假牙品質越高,咬合能力確實是越強。2. 有戴過假牙的患者,適應能力越好。但是因為有很多很多的因素,也是很難客觀的評分的。

JPD 2018 Vol.120-2JPD 2018 Vol.120-3JPD 2018 Vol.120-4

在強烈嘔吐反射的患者使用短植體作固持案例—Stimmelmayr(2018)

ijprd 2018 vol.38 e.105-111

ijprd 2018 vol.38-1

我們在做上顎植體全口重建,無論是要做固定或是要做活動(locator or bar),患者的臨時假牙是一大挑戰。除了All-on-4直接乘載外,都是傳統全口覆蓋式的活動假牙,而且或多或少都會壓到植牙區。這個case report有強調患者是有強烈嘔吐反射,連傳統的活動假牙都沒辦法戴。在這樣極端的條件之下,在上顎的palate midline接近犬齒的位置,植入一隻粗短植體然後放locator,我想可能是最後一招了。看圖就很清楚作者的意思,非常聰明的臨床做法。

ijprd 2018 vol.38-2ijprd 2018 vol.38-3ijprd 2018 vol.38-4ijprd 2018 vol.38-5ijprd 2018 vol.38-6

診斷及治療因為全口假牙造成顏面疼痛的案例—Selecman(2018)

JPD 2018 Vol.120 P.181-185

JPD 2018 Vol.120-1

我看完這篇臨床的案例之後,我的感想是我應該可以整理一下關於全口假牙各式各樣疼痛的解決之道。這個案例是一位76歲白人女性,因為會感覺到嚴重類似電擊的疼痛而求診。她在22歲的時候拔掉全口牙齒做了全口假牙,是acrylic resin base加上porcelain teeth。

當初製作的醫師說不用拿下假牙,患者每天只有拿下清洗一到兩次,只有在35年前有reline一次。這樣的案例其實聽到說明,大概就可以猜到是mental foreman的壓迫痛了,果然拍了CBCT顯示雙側的mental nerve壓迫。解決之道就是使用soft material 墊高並修正咬合關係。

在台灣的患者是幸福的,要來修假牙可以像是在逛街一樣,很容易找到醫師來調整,只是醫師調整需要注意全口假牙原來製作的重點,不要越弄越糟。

JPD 2018 Vol.120-2JPD 2018 Vol.120-3JPD 2018 Vol.120-4

使用套疊式全口假牙重建embryonal rhabdomyosarcoma的患者—Benz(2018)

JPD 2018 Vol.120 P.299-302

JPD 2018 Vol.120-1

這是一個很有趣的全口重建,患者因為惡性的腫瘤切除右上顎部分以及有電療。因為剩下的牙齒狀況不佳,咬合困難有TMJ症狀。我覺得厲害的部分是他想到做下顎咬合板先提高6mm OVD,然後上顎先壓vacuum,再pick up CD。這樣套疊式的方式的確會很穩!該來試試看了。

JPD 2018 Vol.120-2JPD 2018 Vol.120-3JPD 2018 Vol.120-4JPD 2018 Vol.120-5

在小口症的患者使用數位化方式製作全口假牙—Kuric(2018)

JPD 2018 Vol.119 P.879-886

JPD 2018 Vol.119-1

這篇是Wei-Shao Lin醫師的最新文章,描述如何使用CBCT,以數位化的方式在製作張口度小的患者的全口假牙。我看到這副假牙其實還算大了一點點,不知道怎麼塞進去的?但是這樣的製作方式確實是很迷人啊!

JPD 2018 Vol.119-2JPD 2018 Vol.119-3JPD 2018 Vol.119-4

JPD 2018 Vol.119-5

在張口不足的患者製作swing-lock lower CD—Tulunoglu(2018)

JPD 2018 Vol.119 P.887-892

JPD 2018 Vol.119-1

這樣張口不足,又要做全口假牙的患者,真的是很難製作。尤其是上顎需要蓋到tuberosity,下顎要延伸到retromolar pad部分。我個人在臨床上會在印alginate的時候就盡量去延伸看看,然後在個人牙托時候就決定未來假牙的大小。若是真的沒辦法放進去(假牙真的要做的很小才放的進去)就只能做的小,靠假牙黏著劑的協助。

這篇文章比較沒有著墨在上顎,因為上顎沒辦法swing-lock。我有看過上顎用組裝的,但這樣會比用黏得好?下顎用swing-lock是個還可以的想法,但是不知道好不好用就是了,至少放得進去?

JPD 2018 Vol.119-2JPD 2018 Vol.119-3JPD 2018 Vol.119-4JPD 2018 Vol.119-5JPD 2018 Vol.119-6

增進無牙脊數位印模準確度方式—Fang(2018)

JPD 2018 Vol.119 P.733-735

JPD 2018 Vol.119-1

在上顎全口無牙的情況下,要去做數位印模,難度高的是在palate的部分。這篇文章介紹一個方式,據說可以增加準確度,因為我本身沒有數位印模的設備沒辦法試,但是這樣的說法我覺得可行。

他的方式是用流動樹脂,在上顎無牙處點六個大約1mm直徑的點,光照硬化後然後用組織三秒膠黏好,這樣舌頭弄到也不會掉,然後一樣口掃後用電腦去除掉這六個凸點即可。

看起來會比使用PIP刷得乾淨許多,不知道真實狀況如何?

JPD 2018 Vol.119-2

測試在有戴全口假牙的患者其口輪匝肌的肌電圖變化—Caxias(2018)

JPD 2018 Vol.119 P.749-754

JPD 2018 Vol.119-1

這篇研究其實動機是好的,最可惜的是樣本數只有15個,而且有些限制,應該可以做得更好。這個研究是在已經有戴全口假牙的患者超過五年,想要換新假牙,先測試原有口輪匝肌的EMG,然後再分別在30天後及100天後,再測試EMG,然後比較一下有沒有改變。也有在100天後問卷調查患者本身的感覺如何。

結果有幾點:第一,要到100天後患者才比較能夠習慣新的假牙。第二,EMG會改變,上下顎都一樣,看起來要更久一點才能適應?

我常常會一再的跟患者講,你的心理因素決定了這個假牙好不好用,我能做的就是將教科書寫的做出來給你。最近有一個患者,他心裡就是抗拒不想要戴,你想要做滿分假牙也沒有用的。

JPD 2018 Vol.119-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