對於immediate mandibular lateral translation的臨床意義—Taylor(2016)

JPD 2016 Vol.115 P.412-418

JPD 2016 Vol.115-1

 

對於需要考Prosthodontics專科的醫師, 這篇文章請一定要記住, 因為這相當的重要.

到底immediate mandibular lateral translation, 簡單來說也可以說是side shift, 到底在臨床上重不重要?我們到底需要去找出有多少shift? 什麼時候會shift?

經過Dr. Taylor和其團隊去分析回顧過往的經典文獻研究, 這個shift發現並沒有臨床上的意義. 所以在被問到說為什麼不需要用全調節咬合器的時候, 你就可以用這篇文章做佐証了.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標誌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