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做Socket grafting或Ridge augmentation的患者給予Clindamycin的回顧性研究—Basma(2021)

這篇回顧性研究是去回顧,在做Socket grafting or Ridge augmentation,我們通常會給予術前術後抗生素。一般的準則是給予Amoxicillin,但是會有Penicillin過敏的患者,這時我們通常會改用Clindamycin。但是效果一樣嗎?

統計上的結果,使用Amoxicillin,整體上的infection rate是2.9%; 使用Clindamycin,整體上的infection rate是13.2%。

但是為什麼會差這麼多???文章中沒有做出解釋,但是有說類似的文獻結果也差不多。我個人是覺得,依照小小臨床經驗以及我查到的文獻,很多時候患者說自己Penicillin過敏,都不是真的過敏。而且這個隨著時間,可能會變成不會過敏。總之要小心!

回顧有Type II DM的患者之植體marginal bone loss—Lorean(2021)

這篇回顧性的文章,就是去回顧Type II DM 患者bone loss的狀況。作者還依照HbA1C 6.9%-8.0%及8.1%-10%分成兩組。

回顧的357支植體,整體來說五年存活率很高到98.4%但是bone loss達到了1.86mm(SD: 2.21)及2.33mm(SD: 2.85),尤其是搭配活動假牙的會喪失更多bone.

比較有無platform switching及軟組織厚度對於crestal bone stability的差異—Zukauskas(2021)

這篇文章是由寫有名的Zero Bone Loss的Dr. Linkevicius團隊發表的,簡單來說就是他們去比較兩個case control study的crestal bone stability。

控制組:1. 軟組織厚度大於2.5mm 2. Matching-connection 3. Supracrestal placement 0.5-1mm.

實驗組:1. 軟組織厚度小於2.5mm 2. Platform-switched 3. Subcrestal placement 1.5mm

結果控制組在一年後的bone loss平均為0.28mm(SD: 0.36mm), 實驗組一年後的bone loss為0.6mm(SD: 0.55mm) 。厚的軟組織可以減少crestal bone loss。

那這個研究厲害的地方是1. 各組的植體數量都有33隻,數量是夠的 2. 比較少看到會這樣設計的實驗,希望能看到更多的類似實驗佐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