治療一位上顎因HIV而傷口沒有癒合的患者的補綴考量—Artopoulou(2016)

Int J Prosthodont 2016 Vol.29 P.354-356

Int J Prosthodont 2016 Vol.29-1

 

HIV因為新式的抗病毒療法HAART(highly active antiretroviral therapy)而讓死亡率大幅度下降,但是一些併發症因為患者存活年限增加,而出現的機率增加了,像是osteonecrosis。上顎的osteonecrosis基本上是用手術切除的方式,這個case其實臨床沒有什麼難的,就是個基本款的Aramany class II (其實介於I and II中間,因為理論上class I是切中線,class II是前牙都要在)

那這篇文章是要提醒我們什麼?要注意MRONJ(medication-related osteonecrosis of the jaws)!我們看到有類似以前BRONJ的問題的患者,心裡要有警覺!該轉診給醫院口腔外科醫師一定要轉診,而口外醫師也要小心,抽血檢查不可少。Int J Prosthodont 2016 Vol.29-2

比較3D imaging和傳統方式製作facial model的精準度—Lincoin(2016)

Journal of Prosthodontics 2016 Vol.25 P.207-215

J Prosthodontics 2016 Vol.25-1

 

在maxillofacial prostheisis的領域中,傳統的方式是印好模倒出stone model然後堆蠟, 而數位的方式就是直接掃描臉部然後有數位的模型.這個研究是去比較三種不同獲得臉部模型的方式, 分別是CBCT, 3D stereophotogrammetry, 還有傳統alginate impression.

跳過研究方式直接到結果, CBCT和傳統的impression沒有統計上差異, 但是3D-SPG比較不準, 這其實還有改善的空間, 畢竟掃描的技術是一再進步的.

J Prosthodontics 2016 Vol.25-2

J Prosthodontics 2016 Vol.25-3

大範圍的maxillectomy後使用guided surgery及CAD/CAM重建—Noh(2016)

JPD 2016 Vol115 P.637-642

JPD 2016 Vol.115-1

 

這個case report剛好跟我們本來要做的case很接近, 但是後來因為有其它病症復發所以就沒有做成. 台灣其實有不少這樣的患者需要如此大範圍的重建,配合植牙加上attachment(這個case是用磁鐵), 其實可以重建到可以接受的效果. 只可惜我們的患者通常會併有黏膜纖維化, 嘴巴根本張不開…那什麼都不用做了.

JPD 2016 Vol.115-2

JPD 2016 Vol.115-3

JPD 2016 Vol.115-4

JPD 2016 Vol.115-5

JPD 2016 Vol.115-6

特殊設計的obturator—Reitemeier(2016)

JPD 2016 Vol.115 P.381-383

JPD 2016 Vol.115-1

 

在上顎有較大的手術缺陷時, obturator就是首選, 因為便宜好用, 但是大多數的obturator就單純用CD或RPD的延伸方式, 這個特殊設計的obturator使用了titanium金屬基底, 可以減少30%的重量, 同時配上特殊設計的rubber cap, 兼具了堅固和不傷軟組織的優點.

JPD 2016 Vol.115-2

JPD 2016 Vol.115-3

JPD 2016 Vol.115-4

使用CAD/CAM製作含有鏡架的顏面補綴物—Ciocca(2016)

Journal of Prosthodontics 2016 Vol.25 P.61-65

J Prosthodontics 2016 Vol.25-1

 

這個case report是使用3D laser scanner去掃描一位手術切除鼻子的患者, 然後設計出連同鏡架的顏面補綴物. 在不使用傳統silicone印模製作cast, 然後堆蠟製作mold的情況下, 使用電腦設計的mold可以很快速的製作並且更精確地將顏面補綴物及鏡架相連.

J Prosthodontics 2016 Vol.25-2

J prosthodontics 2016 Vol.25-3

J Prosthoontics 2016 Vol.25-4

J Prosthodontics 2016 Vol.25-5

比較使用obturator和使用free tissue transfer的quality of life的比較—Brandao(2016)

JPD 2016 Vol.115 P.247-253

JPD 2016 Vol.115-1

 

如果有一個上顎的defect, 到底是用obturator比較好還是用free tissue graft比較好?這真的是個很大的題目. 作者群是去相關的約篩選出300篇的文獻中篩選出10篇, 評定的標準是用患者認為的QoL.

結果這些篩選出的paper也都是low quality的paper, 所以在沒有系統性的研究之下, 很難去斷定哪種治療比較好. 我個人遇到的患者似乎也沒有說一定要用obturator還是一定要用free tissue graft, 但是在台灣可能因為會製作obturator的醫師較少所以我看到不少free tissue graft的修補. 他們雖然在講話時候不會漏氣, 食物或是水比較不會進鼻腔, 但是很多時候咀嚼卻成了問題.

JPD 2016 Vol.115-2

改善無牙患者的microstomia—Nanda(2016)

JPD 2016 Vol.115 P.137-140

JPD 2016 Vol.115-1

 

這篇文章是用類似矯正用的head gear去拉扯因為手術後小口症的張口寬度不足. 所以使用silicone去印模製作了custom的cheek retractor, 然後去使用head gear的J-hook拉, 一天拉兩次, 一次要拉十下, 然後持續五週. 結果有明顯的進步, 這有點像是用壓舌板去訓練張口, 只是這個case是拉橫向的.

JPD 2016 Vol.115-2

JPD 2016 Vol.115-3

數位設計口外裝置協助Bell’s palsy患者—Aita-Holmes(2015)

JPD 2015 Vol.114 P.297-300

JPD 2015 Vol.114-1

這是一個患有Bell’s palsy的患者, 因為右臉的肌肉無力, 在吹奏單簧管(clarinet)時沒有辦法使用臉頰的肌肉, 所以沒有辦法吹奏. 這個case是使用3D掃描後列印, 然後製造出鈦合金的支架去壓迫臉頰, 是目前最新的想法.

JPD 2015 Vol.114-2JPD 2015 Vol.114-3JPD 2015 Vol.114-4JPD 2015 Vol.114-5

數位化設計並製作顏面補綴物—Grant(2015)

JPD 2015 Vol.114 P.138-141

JPD 2015 Vol.114-1

顏面補綴通常需要患者的配合, 如果在小孩時期就需要做顏面補綴通常會遇到難以配合的情形. 這個case report是一名4歲的女孩, 因為爆炸而失去的雙眼及鼻子. 而且語言也不通, 所以這組海軍的醫療團隊決定用數位化的方式來製作. 首先要先掃描外形, 然後因為沒有適合的預設鼻子外形, 於是用其中一個醫師的6歲女兒的臉充當預設外形, 去重疊影像後再微調, 最後用3D列印出mold, 在製作silicone補綴物. 在經過外染後就完成了. 用數位設計可以減少印模的不適以及未來要更新時可以很快地重新製作, 這會是未來的趨勢.

JPD 2015 Vol.114-2JPD 2015 Vol.114-3

使用CAD/CAM製作特殊個人牙托—Huang(2015)

Journal of Prosthodontics 2015 Vol.24 P.115-120

J Prosthodontics 2015 Vol.24-1在製作上顎obturator時, 一般都是要用一般的牙托印alginate, 然後用custom tray去印silicone. 這個團隊使用CBCT的資料, 使用3D printer去製作個人牙托, 所以可以直接印final impression. Silicone的厚度可以控制在2-4mm之間,而且一次列印個人牙托大約美金30元(約台幣900元)這應該會是未來的趨勢.

J Prosthodontics 2015 Vol.24-2J Prosthodontics 2015 Vol.24-3J prosthodontics 2015 Vol.24-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