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ARD 2016年度文獻回顧—Donovan(2017)

JPD 2017 Vol.118 P.281-346

JPD 2017 Vol.118-1

今年的AARD回顧提早出版了,這篇一樣很長的文章幫牙醫師回顧了假牙牙周等重大的文獻回顧,可以在裡面挖到很多寶藏。

使用口掃機時添加定位點的掃描效果—Kim(2017)

JPD 2017 Vol.117 P.755-761

JPD 2017 Vol.117-1

這篇研究是去比較看看,在掃描一個長的牙橋的時候,如果在中間軟組織面貼上一個定位點,看這樣掃描之後會不會比較精準,因為目前口掃機掃描固定的部分,像是牙齒硬組織,已經是相當的準,但軟組織的部份就仍有一些爭議。結果是在中間放置一個定位點,掃描出來比較精準,但是可能要更多的研究來比較佐證。

JPD 2017 Vol.117-2JPD 2017 Vol.117-3JPD 2017 Vol.117-4JPD 2017 Vol.117-5

磨牙患者的牙齒磨耗一年之追蹤研究—Ahmed(2017)

Int J Prosthodont 2017 Vol.30 P.153-155

Int J Prosthodont 2017 Vol.30-1

這篇研究我覺得相當有意思,所以雖然他的樣本數只有11位患者,但是和我在臨床上看到的情況很類似。在這些有parafunction的患者中,使用polyether印模倒模,然後將模型用CAD/CAM掃描後,去看牙齒在一年後的磨耗量。發現的結果是在上顎正中門齒的磨耗量最大,而前牙都有磨耗到140um的程度。我是覺得未來口掃機比較普及之後,可以立即的追蹤患者牙齒的整體磨耗,是一個很大留下患者的賣點,不知道未來會如何?

Int J Prosthodont 2017 Vol.30-2

使用口掃機來製作obturator—Park(2017)

Int J Prosthodont 2017 Vol.30 P.266-268

Int J Prosthodont 2017 Vol.30-1

這篇案例文章是使用口掃機,直接掃描需要做obturator的患者口內,然後使用3D列印印出framework後再去鑄造,使用framework在口內取altercast,然後在3D列印出的cast上繼續完成這個obturator。後面有一張重疊圖,可以看到綠色的部分也就是牙齒,其實口掃的精確度已經和傳統的取模幾乎一樣,但是越遠離牙齒,就越不準。所以口掃機現在比較大的問題,就是軟組織,另外就是價錢的問題讓要踏入這個領域的門檻不低。

Int J Prosthodont 2017 Vol.30-2Int J Prosthodont 2017 Vol.30-3Int J Prosthodont 2017 Vol.30-4

CAD/CAM的healing abutment—Finelle(2017)

IJOMI 2017 Vol.32 e.63-67

IJOMI 2017 Vol.32-1

如果你的預算機器等等已經是最新的狀態,這個方式我覺得還滿好的。就是在後牙立即拔牙之前先使用CBCT設計好之後想要種植的植體位置,製作guide,然後也可以預先設計好符合socket的healing abutment,植牙後立即鎖上。當然這樣的方式比起傳統的方式貴很多,所以預算機器夠的醫師可以試試看。

IJOMI 2017 Vol.32-2IJOMI 2017 Vol.32-3IJOMI 2017 Vol.32-4

3D的數位DSD全口植牙重建案例—Coachman(2017)

JPD 2017 Vol.117 P.577-586

JPD 2017 Vol.117-1

我想去年有很多醫師有去上Dr. Coachman的DSD課,然後拿到了DSD認證。我覺得這是一件好事,但我沒有去上。因為要真的將DSD用到臨床上,需要相當大的苦心,另外,DSD真的能夠用的,就是上顎前牙,如果要全口設計,現在很多能夠做CAD/CAM的機器及軟體也可以使用。所以是不是要這樣子去用,就看醫師自己覺得值不值得了。

JPD 2017 Vol.117-2JPD 2017 Vol.117-3JPD 2017 Vol.117-4JPD 2017 Vol.117-5JPD 2017 Vol.117-6JPD 2017 Vol.117-7JPD 2017 Vol.117-8JPD 2017 Vol.117-9JPD 2017 Vol.117-10JPD 2017 Vol.117-11JPD 2017 Vol.117-12JPD 2017 Vol.117-13JPD 2017 Vol.117-14JPD 2017 Vol.117-15

數位咬合上如何考慮lateral mandibular relation—Park(2017)

JPD 2017 Vol.117 P.340-344

JPD 2017 Vol.117-1

這篇文章描述了如何在數位牙科中利用數位的咬合器,去設計牙冠的咬合,這其實相當的重要,因為有時候數位的設計會忽略到咬合的部分,尤其是第二大臼齒,cusp不能做的太尖,因為側方的移動需要一定的空間。

不過我好奇的是他取咬合的MIP和lateral bite是怎麼設定的,因為這應該不能口內掃描,所以需要掃描cast,既然有了cast,應該要上咬合器才能比較容易固定在一個位置上掃描,那要用怎樣的咬合器?這都要很小心注意,但是有注意到要有lateral movement已經很厲害了,還是要讚美這個團隊的努力。

JPD 2017 Vol.117-2JPD 2017 Vol.117-3JPD 2017 Vol.117-4JPD 2017 Vol.117-5

使用3D virtual dental patient配合computer-guided surgery and CAD-CAM interim dental prosthesis的臨床案例—Harris(2017)

JPD 2017 Vol.117 P.197-204

JPD 2017 Vol.117-1

這也是一個看圖說故事的案例,因為這樣的治療需要太多的費用,這也是數位牙科目前最大的難題。因為治療的方式很多,現在不見得一定要這樣做,但是未來應該都會這樣做。

JPD 2017 Vol.117-2JPD 2017 Vol.117-3JPD 2017 Vol.117-4JPD 2017 Vol.117-5JPD 2017 Vol.117-6JPD 2017 Vol.117-7JPD 2017 Vol.117-8JPD 2017 Vol.117-9JPD 2017 Vol.117-10

20170126 AARD2015年度文獻回顧—Donovan(2016)

jpd-2016-vol-116-p-663-740

jpd-2016-vol-116-1

 

恭賀新禧!

每一年AARD都會招集在牙科各大領域的專家,回顧前一年的重要文獻,所以2016年就是回顧2015年的文章,長達78頁,過年無聊時候可以看一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