使用PVS材料快速取RPD framework bite的方法—Trevino(2021)

我們在臨床上製作好RPD framework後,當然要先試戴確定是密合的。然後為了節省時間,基本上就會在framework上墊上一層蠟然後去取咬合記錄。但是放臘上去需要時間,而且有做過的醫師就知道臘不是很強壯,稍微用力一些就會碎掉。

我看到這篇文章後有種頓悟的感覺,這很像我常用的putty cast的方式啊,就是在cast上打上一層PVS,然後再壓上framework,再鋪上PVS。大多取bite的材料也是PVS。這樣的咬合記錄應該會更穩更容易mounting上咬合器。

追蹤評估活動假牙使用後abutment teeth的牙周狀況—Correia(2018)

IJPRD 2018 Vol.38 P.755-760

IJPRD 2018 Vol.38-1

這篇是比較少見的,去追蹤RPD的abutment perio status。結果跟我們一般用邏輯思考的一樣,abutment跟non-abutment比較起來,有鉤子鉤到的牙齒牙周狀況較差。另外occlusal方向的鉤子,會比從gingival方向的鉤子更有殺傷力。不過因為回顧的case量並沒有很大,加上變因其實太多,僅供參考而已。

IJPRD 2018 Vol.38-2IJPRD 2018 Vol.38-3IJPRD 2018 Vol.38-4IJPRD 2018 Vol.38-5

Ectodermal dysplasia的早期植牙治療—Knobloch(2018)

JPD 2018 Vol.119 P.702-709

JPD 2018 Vol.119-1

這篇文章可以說是在治療這類罕見疾病(外胚層發育不良,牙齒會有嚴重缺陷)很有參考價值的case report,尤其是他追蹤了13年。在早期的時候就決定在下顎做植牙,然後overdenture,等成年後再加種改成implant supported fixed denture,是很合理的。而上顎做了一些矯正,然後再用OGS改,再植牙做implant assisting RPD。很漂亮的case,相信這個患者是有得到牙科正面的協助的。

JPD 2018 Vol.119-2JPD 2018 Vol.119-3JPD 2018 Vol.119-4JPD 2018 Vol.119-5

比較數位和傳統方式的RPD framework fitness—Ye(2017)

Int J Prosthodont 2017 Vol.30 P.348-353

IJP 2017 Vol.30-1

使用數位的方式設計並製作RPD framework,已經有不少篇的文章在研究這樣的可行性,包括是否有好的fitness,然後是Selective laser melting(SLM)的製程還有最重要的費用問題。這篇文獻其實就說出了事實,數位的方式做出來的framework相較於傳統包埋的方式,會稍微不準一點點(統計上倒是有顯著差異)。但隨著儀器跟材料的進步,現在就差在價錢了。

IJP 2017 Vol.30-2IJP 2017 Vol.30-3IJP 2017 Vol.30-4

使用implant impression coping來重置和複製RPD cast—Lee(2018)

JPD 2018 Vol.119 P.33-35

JPD 2018 Vol.119-1

我一向滿喜歡JPD的這個項目,就是臨床的一些小技巧。這篇文章就是很聰明的,使用了常用的implant impression coping和analog,來定位在surveyor上的cast,然後你甚至可以去用silicone印膜材來翻模,然後也不用去重新定位,在做大case的時候很實用。

JPD 2018 Vol.119-2JPD 2018 Vol.119-3JPD 2018 Vol.119-4

利用finite element study分析distal implant supported RPD的framework設計—Shahmiri(2017)

JPD 2017 Vol.118 P.177-186

JPD 2017 Vol.118-1

在新版的RPD課本裡,如果是下顎的Kennedy I的RPD, 會建議植體放在後面缺牙區,最好到molar區,那前面的clasp和rest?要不要放RPI? Rest要在mesial還是distal? 這種情況,其實用finite element study電腦模擬是比較客觀的。這篇文章就是模擬兩種不同情況,Rest放在mesial還是distal?

結果我們一般要RPI的rest放在mesial,但是有植牙後,反而要放在distal,framework比較不會變形。所以有沒有機會以後會在設計後直接模擬framework的強韌度?希望會出現!

JPD 2017 Vol.118-2JPD 2017 Vol.118-3JPD 2017 Vol.118-4JPD 2017 Vol.118-5

AARD 2016年度文獻回顧—Donovan(2017)

JPD 2017 Vol.118 P.281-346

JPD 2017 Vol.118-1

今年的AARD回顧提早出版了,這篇一樣很長的文章幫牙醫師回顧了假牙牙周等重大的文獻回顧,可以在裡面挖到很多寶藏。

活動假牙未來的進展需求—Campbell(2017)

JPD 2017 Vol.118 P.273-280

JPD 2017 Vol.118-1

現在活動假牙其實就只有兩種材料,要不是基本的金屬基底加上PMMA,不然就是連基底都是PMMA類的材料。我通常會使用純PMMA加上wrought wire做interim RPD,用來篩選/診斷患者用的,然後我會看情況換金屬基底。

可是正如這篇文章說的,因為種種原因,活動假牙的五年存活率約六成。有四成的RPD會在五年內更換掉。所以未來的RPD趨勢,我想會比較像是配快速的眼鏡,使用數位設計列印,材料會越來越便宜,價格也是。

JPD 2017 Vol.118-2JPD 2017 Vol.118-3JPD 2017 Vol.118-4

使用口掃機來製作obturator—Park(2017)

Int J Prosthodont 2017 Vol.30 P.266-268

Int J Prosthodont 2017 Vol.30-1

這篇案例文章是使用口掃機,直接掃描需要做obturator的患者口內,然後使用3D列印印出framework後再去鑄造,使用framework在口內取altercast,然後在3D列印出的cast上繼續完成這個obturator。後面有一張重疊圖,可以看到綠色的部分也就是牙齒,其實口掃的精確度已經和傳統的取模幾乎一樣,但是越遠離牙齒,就越不準。所以口掃機現在比較大的問題,就是軟組織,另外就是價錢的問題讓要踏入這個領域的門檻不低。

Int J Prosthodont 2017 Vol.30-2Int J Prosthodont 2017 Vol.30-3Int J Prosthodont 2017 Vol.30-4

下顎overlay RPD重建OVD的case report—Zanardi(2016)

Journal of Prosthodontics 2016 Vol.25 P.585-588

JOP 2016 Vol.25-1

這個方式其實是相對比較省錢的方式,就是金屬的framework加上樹脂牙做overlay RPD,製作上有沒有什麼困難之處?難的地方很多,第一,你會有很多的undercut要閃開,所以在做surveyor測量時要很小心; 第二,樹脂牙每一顆都要小心的裁切到剛好,那是很難的事,所以應該是裁切到差不多然後再用packing or reline的方式去補,這樣就會有很多層的接縫,容易變色或是強度不足; 第三,因為要承受咬合力,樹脂的磨耗應該很快,要常常回來修補。但是優點是價錢便宜很多,修補也不算困難。診斷是否失去垂直高度的部分,那就要看醫師及患者之間的溝通,有時候是真的不夠高,有時候你也沒有空間去做高,這篇文章的第一個附圖很經典值得一看再看。

JOP 2016 Vol.25-2JOP 2016 Vol.25-3JOP 2016 Vol.25-4JOP 2016 Vol.25-5JOP 2016 Vol.25-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