做Implantoplasty來治療Peri-implantitis的三年追蹤—Bianchini(2020)

我知道有些醫師不相信implantoplasty這種方式,我本身也是覺得這個比較困難,拔掉重種可能比較可預期。內文看起來是真的很有道理,因為我不是牙周醫師所以不敢多做評論。

但這篇文章的圖片是真的精美,值得一看!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標誌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