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outh rinse對於口內補綴物surface的影響(CAMBRA)—Bolding(2015)

JPD 2015 Vol.114 P.543-548

JPD 2015 Vol.114-1

CAMBRA, 是只有系統性地去分析患者的蛀牙危險程度然後適當的使用氟化物去控制蛀牙. 那這些常用的氟化物, 尤其是市售的含氟漱口水, 會不會對我們在口內的補綴物有所影響?

儘管差距都是在um, 實驗中模擬porcelain浸在0.12% chlorhexidine gluconate裏面兩年(每天一分鐘),造成表面0.27um的粗糙(+)…好吧…雖然有統計上的差異表面更粗糙了, 但是如果能夠換到減少蛀牙的程度我是覺得相當划算. 反而瓷的表面會不會因此變色?這其實比較難去研究, 因為這世上有太多種瓷粉了…

JPD 2015 Vol.114-2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標誌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